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的明天

http://www.redpoppy.com.cn    2009年2月18号   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   字体:    

说起国内的女子乐团,你可能脱口而出:“女子十二乐坊”。其实,“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才是国内第一支专业女子乐团,成立于1999年,比“女子十二乐坊”的成立早两年。2001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亮相后开始引起关注。如今,“红樱束”五岁了,这五年里,有什么长足的进展,还有那些亟待提高的,是乐团和每一个关心乐团成长的人都在问的问题。

2004年12月26日,由北京音乐家协会牵头举办的“红樱束音乐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北京音乐家协会秘书长陈卫东、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朴东生、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李西安、中国民族打击乐学会名誉会长刘汉林、著名乐评人金兆钧、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胡月明、红樱束的创始人兼团长周立等出席了研讨会。 与会专家们围绕着红樱束音乐的优缺点,就如何把握雅俗共赏的度?如何看待“红樱束”与打击乐的发展?如何看待当下器乐组合的发展状况,需要注意哪些问题?等议题进行了讨论,专家们各自发表了看法。

红樱束这五年:掀起一场打击乐的风暴

2001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身着鲜红服装,朝气蓬勃的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的表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当时这支年轻的乐团刚刚成立不到两年年。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是中国第一支女子打击乐团,其音乐定位是将专业打击乐艺术与通俗性相结合,在中国打击乐发展道路上开辟出了一片新的天地。当今世界打击乐,英国有著名的“破铜烂铁”,美国有“蓝脸人”,日本有“鼓童”,韩国有“乱打”;而从技术、创新和欣赏性上说,红樱束是唯一能代表中国参与世界竞争的。自成立以来,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已演出600余场,除在北京和中国几十个大中城市之外,还应邀参加了“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等上百场国家级大型活动。2004年2月,红樱束赴澳洲巡演,在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举办了专场音乐会,她们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空前的热烈反响。当地媒体纷纷整版标题“中国打击乐红色风暴席卷澳洲”、“红樱束倾倒堪培拉”、“红樱束打击乐威振悉尼歌剧院”。2004年6月应邀参加了“第16届加拿大国际龙舟节”,作为唯一受到组委会特邀的国外演出团体,红樱束的打击乐成为了活动的最大亮点。8月,红樱束作为中国文艺团体的代表参加第六届亚洲艺术节,并在北京成功举办了红樱束“风暴女神”打击乐专场音乐会。五年磨一剑,她们倾力打造的首张视频DVD大碟《红尘》在音乐会当天隆重出炉。9月,在韩国获得WCO国际音乐器乐大奖“世界和平奖”。同月,参加了“世界巨星长城演唱会”。2005年,红樱束将奔赴美国,应邀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进行演出。

胡月明:飒爽英姿却又刚柔相济的红樱束

结识“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是在1999年,那时,乐团刚刚成立的时候,“红樱束”的名字非常的鲜亮,我当时就断言,这是乐坛一股清新的风。果然,2001年红樱束亮相于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红樱束在一夜之间成为天下闻名的“奇花”。然而,红樱束并没有借势红遍大江南北,不是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其创始人的“不识时务”。乐团的负责人是颇有儒商风度的周立先生,他谢绝了种种炒作式的商业包装建议,固执地坚持乐队的专业水准和自称体系的表演风格,致使2001年就应该席卷天下的香风变成了缕缕清风,虽然演出不断,但毕竟没有大红大紫,比起后起之秀的女子十二乐坊来,显得羞羞答答,本应娇艳欲滴的红樱束还是少了些精气神儿。
周立的固执在今天看还是有道理的,首先是国外的人士看好这枝别具风韵的中华奇葩,接连不断的海外巡演,助长了周立的固执,但他也开阔了眼界,在坚持原来的原则前提下,开始精心打造和梳理红樱束,其结果就是我们在2004年8月看到的“风暴女神”打击乐专场音乐会,这次她们是胁虎威而来,跨越了香风弥漫的过程,直接带给我们的是雷霆风暴。观众的感受就是直抒心臆的畅快和激情沸腾的淋漓。
飒爽英姿和刚柔相济是红樱束的最大特点,看多了中国女人的温良贤淑、看厌了中国女人的大家闺秀、看烦了中国女人的小家碧玉、看腻了中国女人的逆来顺受、看惯了中国女人的温文尔雅,终于能感受到来自红樱束的勃勃英气和孕育着睿智的空灵。
作为普通的观众,我看重的是红樱束与观众的现场互动。让观众感到震撼,对于打击乐不是难事;但如果让大多数观众都理解最简单的打击节奏所抒发的复杂感情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红樱束做到了。《红尘》、《梦回故乡》就是她们的杰作。这如同齐白石的水墨,就是一种颜色,就给你描绘了一个多彩的世界,墨分五彩就如同简单的鼓点儿,会勾画出多元的情感。

李西安:我所期待的“红樱束”

我第一次看到“红樱束”的电视节目时,就很想知道这个组合是谁搞的,参加的是些什么人?前不久,看了演出,认识了“红樱束”之后,我想我还在继续寻找“红樱束”,现在我希望找到的是一个在艺术上更成熟、一个与国内外有影响的打击乐团都不同的、具有自己鲜明个性的“红樱束”。
那么,五岁的“红樱束”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呢?该做那些必要的调整呢?下面提几点不成熟的想法:
1、“节奏”是红樱束创新的灵魂

“红樱束”创新的重点之一,是强化打击乐组合的旋律性。20世纪打击乐的一个重要的现象是旋律性打击乐器的空前发展,但是在注重旋律性的时候,不要忽略了打击乐的灵魂是节奏。重新发现节奏,重新发现节奏这种人类最古老、最原始、最本能的音乐律动魅力,正是20世纪以来打击乐之所以再次复兴的根本动力。过分强调旋律性,特别是用电声奏旋律、和声的时候,处理不好,旋律就成了节奏的束缚,使旋律自然成为主角,而节奏(打击乐)反而变成了伴奏,被旋律淹没了,以致造成节奏独立品格的丧失。因此,挖掘和创造新的具有生命力和震撼力的节奏,对“红樱束”来说是根本的根本,也是最终形成“红樱束”个性的所在。
2、会用“加法”,更要会用“减法”
一个作曲家的创作,往往有一个先“由少到多”再“由多到少”的过程。“红樱束”是否也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呢?
到目前为止,“红樱束”大大突破了打击乐原有的界限,吸收了许多打击乐之外的元素,在丰富表现手段的同时,也分散了人们对打击乐自身优势的注意力,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该用减法的时候了?例如“舞蹈元素”,有些加的很生硬,感觉是外在的,而不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为了强化音乐本身的表现力的。(我建议,把文字材料中“舞蹈元素”的提法改为“动作性”)。当然,必要的“加法”还是要用的,比如对中国传统打击乐的挖掘和创造,对中国传统乐器的运用,因为“红樱束”毕竟是中国的。
3、“通俗”而不“媚俗”
音乐要真正做到“雅俗共赏”是非常难的。弄不好,不是雅而不俗,就是俗而不雅。“红樱束”能做到今天这样的“雅俗共赏”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但还是应该注意:要通俗不要媚俗。比如《亚洲风情》和《鼓之韵》,就笑的太多了,舞的太多了,露的太多了。为什么要得到观众的喜爱,就一定要露出肚脐呢?别人用不用不管,但我想“红樱束”完全可以不用。去掉了,对“红樱束”毫发无损。这两首作品,无论是音乐和表演都应该在真正营造出亚洲的风情和真正打出鼓的韵味上下功夫,现在的亚洲风情是过于简单的“拿来”,鼓之韵也听不到鼓的韵味何在。另外,我还想,像《大海》这样的作品,不论是音乐、舞美营造的意境,还是演员的演奏和形象,都是很美的,很宁静的。如果演奏者再少一点微笑,多一点“冷峻”和“高贵”,那呈现在人们心目中的,很可能就是一位希腊女神了。

朴东生:红樱束比十二乐坊高出很大一块

我很喜欢红樱束女子打击乐团,她们从作品注重原创、全女孩子的专业水准、舞台上的乐器设备包括舞台上的表演艺术整个的一个编排,甚至导演、构图、表演等都很不错。我感觉整体水平比十二乐坊要高出很大一块。作为一个民间艺术团体,也应该比十二乐坊要有影响。打击乐作为整台的演出难度是很大的,怎么样组合好这台节目?我感觉红樱束定位不是很明确,有点杂乱,我建议红樱束定位在以民族打击乐为基础,吸收当代现代先进西方打击乐的技术性,传统与现代的相结合,找这个点。现在你一会《牛斗虎》一会又是《寺庙新声》,但你的整体怎么设计统筹?怎么整台拿出来?我们现在的定位要以专业化、市场化,在民族打击乐的基础上有限的把这个点发挥出来。我们也可以出一台完全的最难的最先进的西方打击乐,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建议找些作曲家广泛征集作品。但我不太希望红樱束出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又是什么菜刀啊、铁桶乐器啊,见什么都学,最后自己是“四不象”。红樱束应该有所突破,创自己的品牌。我就觉得红樱束是很扎实的,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在那很艰苦的迈进,我希望咱们对这样的老实人好好支持他,让他尽快的起来。

(人民网评论部策划 编辑:张帆 文松辉)

(本文来源:红樱束  作者:蓝博)


Copyright 2000-2010 红樱束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5427号